香乳妹妹

我是叶华,标準的高一生,今天也一如往常……不,或许不太一样。操场上抖动的一双豪大香乳,性感可爱的白屁股,呼气如兰的小嘴,娇俏可爱的脸庞,秀嫩休长的细白长腿,加上汗水涔涔而下,淋湿整件衣裳让人清楚透视,这一切一切的种种,都是那样的吸引人。如此的美人,必然是受到相当强烈的欢迎,尤其是正值色慾发达的国中不成熟阶段,更是目不转盯的直瞧着当前美景。老实说,一个国二生能生成这副样子,几乎寥寥无几。不是胸大无脑,不然就是脸蛋好身材却令人倒胃口。这样一名性感至极的美眉正是我的妹妹「叶淩」

。老实说,我很自豪自己拥有这一个妹妹。四周的同学也常说:「嘿~华啊!超羡慕你的。」

让我感谢上仓的赐予。今天淩有体育课,学校的制服透明的吓人,女生通常会在裏头加一件衣服遮遮,淩她却没有,她老是抱怨天气热的要死,多穿衣服只会成负担,但也因为如此,她那对左右甩动的硕大乳瓜便成了别人目视的焦点。而学校的运动裤是那种紧身短小裤,主要是为了方便行动用的,但是露出来的大半边肥嫩白臀,虽然妹妹不在意,但被别人看到自己的妹妹被直盯着瞧,自己总不是滋味。其实还好,妹妹她不太喜欢和男人接触,除了我以外。她在家裏还常常不穿内衣裤,仅以单薄衣服相裹,最饱眼福的当然就是我啦!「哥~~,今天我们早点回家吧!」

淩每次在上玩体育课,都会跑来抱我,这是她的习惯,我也不晓的为什幺。但是晃动时的美态,两团美肉紧紧压在胸口的快感,美臀不经意摩擦在我裤档裏的下身,着时令我兴奋,软棉物体也瞬间成了挺硬肉棒。「恩……好……你先下来,这样多难看阿!」

幸好平时训练有素,不然被妹妹一抱就硬给别人看,会丢死我的脸。「好~那我先回去啰!」

我开心对着淩挥手,后面传来几道杀人的视线,赶紧溜啰!回到家后,看见淩一如往常的换下运动服,穿上轻鬆但近乎透明的短上衣和热裤,没穿内衣内裤的她,乳头和耻毛几乎是整个呈现,却一脸悠闲的看着电视。「哥,你回来啦!好快啊!」

淩开心往我这边笑了笑,又转回去看她的电视。单单只是这样的动作,她的胸前就蕩出一片令人难耐的乳浪。好不容易软去的下身又硬了,该死……我跟着换上休闲服坐在妹妹的旁边看电视,咦?这股味道……「淩,你几天没洗澡了?说!」

我无奈,我这个妹妹在别人眼前是功课优良,品行顶尖,身材完美的好女孩。偏偏她有个坏习惯,她非常讨厌洗澡。她看似很勤劳,其实懒惰的很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猜她大概一个月不洗澡都没问题吧!「哎哟~洗澡多麻烦啊!而且人家身上也没有很难闻阿!晚上在说啦!」

淩不理会我的指责,反而转个身趴在沙发上逗着地板上那只笨猫玩起来了。反正是淩捡回来的,和我没什幺关係,我也不想多做解释。

淩的身体和一般人不太一样,她的身体不洗澡不会出现难闻的汗臭体臭,反而突显她傲人身材下特有的女性体味,的确不难闻,而且那样的女体芬芳更是让男人勃起的致命点,起码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软化的现象就是。

淩的视线全放在那只笨猫身上,也没多注意旁边,我眼神大胆的在淩身上游移。因为是趴着的状态,那对傲乳被紧压着,但是透明热裤下的肥臀嫩穴道是被我看的一清二楚。淩又为了逗着那只动来动去的笨猫,屁股翘的老高,让我更是以完美的角度、灼热的视线盯着那红嫩花穴。定眼一瞧,淩的小穴居然流出了淫蜜!

没想到淩那幺淫蕩啊!白屁股动呀动的,唔!我的下身似乎变的更硬了。看着淩湿答答的淫穴,我看了心痒难当,怎幺淩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啊?

仔细的看一下那条透明热裤,四周一圈圈的水渍,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的景象说明了一切。其实淩会自慰,也很喜欢自慰,我时常看见她在房裏偷偷的自我抚慰。但我已为她总是使用不同的裤子或者乾脆不穿。没想那淩总是穿同一条裤子自慰,这样有什幺意义吗?真是猜不透。

「哥~猫咪要跑到你那边啦!」

淩忽然大喊,翘高的屁股尾随的猫咪的动向往后挤压,好死不死我瞧个正爽,位置也刚好就在淩的屁股正后面,她一往后压,白嫩肥臀、幽谷湿穴就那幺恰好的坐在我脸上。「唔!」

爽爆了,我只能这样形容现在的心情,只是不知道淩作何感想罢了。湿黏滑溜以及温暖柔嫩的感觉扑袭而来,再加上……淩的嫩穴骚味好重呀!淩不喜欢洗澡,又喜欢穿着同一条裤子自慰,不停累积的那股淫靡香味,又浓又重,已经翘的半天高的下身,现在肯定更惨了,希望淩别吓到才好。被压到的我爽当然不在话下,反正肥水不落外人田,来趁机偷吃一下这块肥美嫩肉也不赖,嘿嘿……就在压下去的那一瞬间,我伸出舌头舔了淩的嫩穴。「阿……」

哟~没想到淩不只骚,还很敏感呢!才舔一下就发出诱人淫浪。反正舔都舔了,下身不解决一下也不行,乾脆一股作气吃了淩吧!我舌头开始隔着那条薄裤舔弄,手也开始不规矩,平时有在打篮球的我,手既大又长,开始揉起那对傲美双乳。「阿……哥哥……你?」

我很奇怪,这样等同乱伦的行为,淩完全不反抗,反而还让我恣意妄为?这样的姿势真麻烦,乾脆把淩压在沙发上吧!我迅速的爬了起来,顺手把淩给反了过来面对自己并压在沙发,用力地抓住淩的双手,就算她想反抗也来不及了。「淩……你好骚啊!你知不知道你下面的淫穴又湿味道又浓呢?」

面对女人,我并不管她是谁,反正是我执意要干的人,就得忍受我的言语侮辱。「阿……哥哥我……啊!」

真是麻烦,每次女人回答就是那幺温吞,我等不及她的糜烂回答,开始放任自己吸吮淩粉红的乳蒂,紧抓的两手放了开来,开始用力揉捏淩的硕大白乳。淩丝毫没有挣扎,居然还开始声声浪叫,纤细柳腰也开始左右摇摆,平时看起来清澈极了的眼眸,现在仅剩下熊熊燃烧的慾望在闪烁。「阿阿……哥,我……等……阿啊!好久了……在来……」

等好久?这是怎幺回事?我放开已经被我吮成暗红色的乳头,怀着疑问的看着她。「哥哥……你都不知道,我好喜欢你……喜欢你,阿……别停啊!」

才放开一下子,淩这小骚婊居然又想要了!反正她要说,我也犯不着逼,句恤怒我的就行了。一手继续揉着淩的乳房,一手却身进了那条细薄的裤子,开是恣意揉搓那颗红肿的阴核。「阿阿……好舒服啊!哥哥~在来些……」

淩她舒服的说不出话来了,我故意放开在那淫水潺潺的嫩穴,她便难耐的扭腰,开始说。「我……为了让哥哥插……阿……我,故意用同一条裤子自慰,在来啊!」

「哦?真骚啊!我才摸没几下,蕩成这样,没想到我有个这幺想要乱伦的妹妹。」

我嘲笑道。「阿阿~我是……淫女,我还故意不洗澡,让下面……阿阿!骚味重……插我…..快啊!」

我不停的搓揉淩的淫穴,丝毫没有插进去的意思,嘴巴也只是不停吸吮硬的不像样的乳头,让淩一直存在于兴奋的状态,但是无法高潮,不停的请求,不停的扭腰,兴奋、难受、快感等种种交错于淩的身上,出现的表情真是令人玩味。」

「你要我插吗?插哪儿啊?用什幺插啊?唔!我的手真湿阿……」

我喜爱侮辱女性,我要他们不停的恳求于我,扭腰摆臀,说出放浪不堪的言语,这才让我有莫名的快感。「阿阿……淩……要哥哥的……阿!快进来~」

淩忍着羞辱回答之际,我脱下裤子用前部的龟头开始来回搓揉淩淫蜜连连的淫穴,让有种淩想说却说不出来,但不说又得不到高潮的难过。「淩要……哥哥的肉棒啊!插我……快……我的淫穴……阿阿!进来了……」

就在淩刚说完淫穴的瞬间,我用力的将整跟肉棒差了进去,紧绷的感觉是无上的快感,我淩驾于这副处女美肉,看着淩整个身体不停晃阿扭的,前面两颗大乳瓜蕩出的阵阵乳浪,让我的更加沖劲,而无须费力气便湿滑的嫩俓,与用力的绷紧互相重叠的快感不停加诸于我的肉棒上头。没想淩的放蕩不仅扭腰摆臀就结束,还不停大声淫浪。「哥哥……用力点,插快点……小淫妹想要……阿阿……」

「真够蕩的,你这淫婊子淫蕩的不像处女啊!」

「阿阿……我喜欢哥哥……用力顶小淫妹,用力阿……」

我用足全身的力气,找着淩说着不停用力顶她、插她,淫蕩的声音真是悦耳啊!淩喜欢哥哥就算了,还骚得要死。在用力顶她之余,忘记揉捏她的胸部和乳头,她居然自己淫蕩的揉起来了,果然是小淫婊一个啊!「唔!哥哥要到了喔……」

「阿阿……哥哥给我,全射来……我也要丢了……恩阿~」

我一股脑将所有精液一滴不露的射进淩的淫穴,淩也满足的高潮,射出一股温热的阴精在我的肉棒上,真是爽呆了。事后,淩居然翘起自己的屁股,手伸进小穴内挖出一点我的精液,均匀涂抹在自己的丰臀和乳头上,享受着欢好后的余韵及涂抹再身上精液的浓厚味道。「哥哥……我好满足,淩的穴穴……有没有满足哥哥?」

淩满脸通红的问到。「有,当然有,你真是够蕩的,居然还故意诱惑我让自己淫穴的骚味留住,那股味道弄得哥哥硬梆梆呀!」

我了摸淩的头,用近乎损人的语气回答,但是淩似乎一点也不以为意,还很开心的接受了。之后,我还是要求淩得洗澡,但是用同一条裤子自慰,并且让自己骚味连连的习惯我并没有叫淩改掉,我爱死那淫靡的味道,也爱死我这每天像小猫似的要我肉棒的小淫妹。